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雪浪斋

腊月“慌慌”

时间:2019-01-26 13:16:27  来源:  作者:
    腊月,在我的心中,总是有些“慌慌”的感觉。童年时进腊月,家人费心思筹划过年的事,我也坐不住。大人训道:又没你的事,你跟着慌慌什么!兀不知,我慌慌的是———终于可以放鞭炮了!
    青年时代,插队时的腊月,心慌慌,为何?也简单,总算又到将回城与家人团聚的时候。心慌慌,可又不敢表露出来,怕说你不安心,说你贪图城里生活;再就是请假,编一点小小的谎言,让村干部同意早走两天,即便是再诚实的人,也是要得的。不过,这个小谎也是要提前打腹稿的,没人的时候,自己不定对着墙重复过多少遍。
    还是青年时代,成家有孩子了,进腊月的心尤其慌慌得厉害。因为成了一家之主,身负重担,有些难题是无法回避的。首先是过年总要请一次客,请岳母和爱人兄弟姐妹吃一顿。但这一桌饭菜可不是说做就能做出来的,鸡鸭鱼肉,在那时很难买到。每日里就得竖起耳朵,一听说哪里卖什么,心慌慌,还愣着干什么,马上蹬自行车去买呀!
    还慌慌的是:送礼!给长辈送礼。爱人娘家长辈不是很多,但即便只有几位,对收入微薄的我们也是很大的压力。这边过年送礼讲求实惠,不是拎二斤点心礼节性的,起码得拿个五斤十斤鸡蛋或者一个猪后臀尖。这些东西,平时我们自己都舍不得吃,但岳母要这个脸面,我们就得撑着。这个“慌慌”非同一般,甚至慌慌到了紧张与不安……
    往事不再提,眼下日子好了,腊月里来也慌慌。一是慌慌日子怎么过得这么快,怎么一转眼就到了年底。多想让岁月的时钟走得慢些再慢些,以便好好品味当下和未来的生活。
    二是慌慌过年的宴请。不是请旁人,是晚辈请我们。吃饭也是件很累的事。起码两个钟头吧,要不停地吃、喝、说。三十晚上,就想老两口吃点什么就在家看春晚了,可已经定了,需要坐车去很远的地方吃饭。一想,心里就慌慌的,惦念着,心难静。
    三是慌慌些企盼的事,比如我们这里新建了飞机场,就想过了年,应该和老伴坐飞机去旅游,也享受一把女儿姑爷外孙开车到机场接送的滋味。还有高铁,也要建成,而且车站距我家很近,到时候,我们老两口买了票就可以出发,到北京长安大戏院看场京戏……
    腊月美好,腊月“慌慌”。不“慌慌”,就不是腊月了。何申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相关文章
    无相关信息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推荐资讯
我市交出经济普查试点骄人“成绩单”
我市交出经济普查试点
部分抢票软件吸金陷阱多 捆绑搭售套路深
部分抢票软件吸金陷阱
永远是人民子弟兵———记河北省优秀退役军人、南车寄村党支部书记王超
永远是人民子弟兵——
韵出高山流水调追白雪阳春———记市戏剧协会副会长、兴定秧歌剧团业务团长相巧英
韵出高山流水调追白雪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定州新闻网版权所有 本站点信息未经允许不得复制或镜像
  • dinzhoudaily.com copyright© 2003 - 2017
  • 新闻热线:0312-2587917 2587691 QQ:460586168 邮箱:460586168@qq.com
  • 冀ICP备1401910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