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外媒看定州

定州出租车,一个行业的沉没

时间:2013-05-22 11:14:24  来源:  作者:


 

本报记者 王小波/文
半年时间,定州大量黑三轮出租车从地下涌出,压得正规出租车司机喘不过气来,与此同时,正规出租车市场的行业乱象也饱受当地居民诟病。
定州出租车行业困局在国内中小城市中颇具代表性,越炒越高的牌照价格,黑车猖獗,要求涨价的呼声,各方利益主体博弈之间,市民打车却越来越难。虽然出租车的管理对世界各国来说都是难题,但并非没有解决良方。
“红绿大战”,“黑三轮”搅乱市场
5月17日,定州市公安局在一份《关于加强电动三轮车四轮车安全管理的通告》上盖章,这个五部门联合执法文件宣告生效,定州市出租汽车和城市公交管理办公室主任赵英奇长长地舒了一口气。
“这下有办法管了。”听到消息,他面露喜色。为了这份通告的出台,半年来,定州市大大小小的协调会不知开了多少次。不过,接下来的执行效果如何,赵英奇并不乐观。
从参与联合执法的一位部门负责人的话语中也可窥见端倪,“他们(交通部门)把我们都拉进去,效果并不见得好,只是分担了一些压力和责任。”
仿佛从地底下钻出来一样,仅仅半年时间,一度销声匿迹的三轮出租车遍布定州大街小巷。
定州汽车站和火车西站之间的站前地带是这座城市人流最密集的场所之一,从两站急匆匆走出的客人,绝大多数都拎着包钻进了红色的电动三轮车,部分客人上车前甚至不问价钱。
这种简易电动三轮薄如蛋壳,其安全性如何,不得而知。64岁的老田在这里跑了10多年三轮出租,两个多月前,他淘汰了燃油三轮,换成电动车。“一辆9300块,一天可挣个120块左右,就需要充点电,几乎没啥成本,快回本了。”老田兴奋地说。
惟一让老田不爽的是,最近生意不如从前红火,红色的电动三轮近来呈爆发式增长,路上每天都有驾车的新面孔出现,僧多粥少。
究竟有多少电动三轮杀入城市公交客运,没有确切的数字,几位当地出租车司机估测,“应该不比有正式营运手续的出租车少”。电动三轮车从业者中,大多是上了年纪的人或妇女,年龄最大的一位司机已有86岁。
一拥而上的电动三轮引发了当地城市公交系统的“红绿大战”。442辆有正式营运手续的出租车渐处颓势。眼下开绿色正规出租车的司机内心都有些焦虑,生存的压力写在脸上。“出来4个小时了,拉了70块钱的活儿。你算算,减去烧气的钱还剩几个子儿?”司机老刘抱怨说。
就在半年多前,客如轮转,出租车走到两站地带,无需停留,便能顺利拉上旅客。现在,在他的身旁,红色的电动三轮拉走了一名又一名乘客。
新年前后,要求查处“红色黑三轮”的呼声分贝值日益攀升。
“主管部门不作为。”责难铺天盖地而来。面对正规出租车司机们的指责,定州市交通运输局相关负责人有些无奈,“不是我们不想查,是缺乏执法依据。”交通部门对黑出租的查处,参照的是工商部门“无照经营管理办法”,《河北省道路运输管理条例》对电动三轮没有明确指向,这是一个新鲜事物。“这种电动三轮的安全性如何,是否应该允许生产,质监部门要有一个明确说法,应从源头上卡住;如果不符合安全规范,工商部门应禁止商家销售;交警和城管也应该不允许它上路,更不允许它在人流密集场所停靠。”该负责人说。
在上级主持下,定州市多部门持续多轮协商后,《关于加强电动三轮车四轮车安全管理的通告》最终出台。
正规车,想说爱你不容易
“红绿大战”正酣,民间情绪让人意想不到,定州市民中挺“红”的人不在少数。
“为什么大家宁可牺牲安全去坐电动三轮?不客气地讲,本地一些出租车服务恶劣,自毁长城,拱手把市场让给了电动三轮。”定州市兴华路上一位店主说。
同大多数中小城市一样,定州出租汽车一开始处于自发状态,燃油三轮一统天下。统一始于2002年,为了方便管理,当地成立了两家出租汽车公司,动员出租车司机加入公司办理正规营运手续,“办营运手续都是免费的,一些出租司机抵触,还得一遍遍做工作。”此后,办理营运手续的出租汽车统一外观,统一计价,步入正轨。
“起步一块,每公里一块。”在定州部分出租车车身上,至今还能看到这样的标语。创业之初,心气十足的正规出租车凭借低价优质的服务,很快将燃油三轮挤出了市场。
创业难,守业更难。随着时间的推移,近两年,让定州市民看着神清气爽的绿色出租慢慢地发生了变化,趴窝、挑肥拣瘦、拒载、不打表漫天要价、乘车不给票等现象日益增多。“特别是天气不好时,一上车就要10元,规定的起步价才 3元5角。”当地市民对这些正规车的表现深恶痛绝,纷纷选择用脚投票,黑电动三轮换装后卷土重来。
令管理部门始料未及的是,当初免费供给的出租车运营手续,近几年水涨船高,从几年前的七八万元飙升到如今的四十余万元,这个价格足够在定州城区购买一套140平方米的商品房,出租车司机不吃不喝干10年才能回本。部分手续几经倒手,车主已不知手续的原始主人是谁。出租车司机老尹在2010年以30余万元购买了一套运营手续,尽管当时东挪西借费尽周折,但说起手续,他觉得赚了,很开心。
由于支付了巨额的手续转让费,一些人迫切回本,违规现象层出不穷。在法不责众的心态下,违规像传染病一样疯传,经营环境持续恶化。
外地人到定州,很快就会察觉这种混乱。银灰色的定州东站在一片绿意葱茏的原野中兀立着,它是这座城市发展的新名片。走出刚才还是时速300公里的列车,穿过光可鉴人的现代化大厅,便能体验到硬软件的落差。还在施工的站前广场上,几位男子立即围过来搭讪:“坐车吗?”招揽生意的都是“黑车”,三辆带顶灯的绿色出租车趴在那里,有人走近,司机们才无精打采地抬起头,竖起三个指头,“不打表,30块。”
趴窝,似乎成了定州出租车的一大习惯,在定州火车站、汽车站、大世界市场等人流密集的场地,出租司机们横七竖八地把车停在路边,守株待兔。当然大部分都声明不打表。记者在定州市乘坐出租车8次,只有两位司机在乘客的一再要求下使用计价器,8位司机均声称,没有乘车发票。
当地政府被利益群体绑架?
对定州市即将掀起的这场整治黑三轮出租的风暴,一些市民和管理层均不看好。
“很多从业者都是困难人群,没法动真格。即便真的动用雷霆手段压下去,这些正规出租车不争气,市民反受其害,出行更不方便。”
如何规范好出租车运营秩序,定州市出租汽车和城市公交管理办公室主任赵英奇坦言,目前还没有找到合适的办法。
赵英奇拿出长长一串名单,上面密密麻麻写满了200多个车号,“这都是去年因不打表等违规行为被处罚的名单。”
定州市曾设想成立一家国有出租公司,出租运营手续公司所有,司机领固定薪水,以此为榜样,带动整个出租行业遵纪守法,因出租司机们抵制,这一设想未能实施。
由于缺乏相应的退出机制,有的司机不断违规,“如果有条例明文规定,违规几次吊销运营手续,可能会有威慑力,遗憾的是没有。”
靠公司监管又如何?
喧嚣的定州火车西站广场上,司机马亚群一边在那里趴窝等客,一边感叹生意难做。
虽然每月只能入账二三千元,但老马并不打算高价卖掉营运手续,“卖了,我能干什么呢?”同他一样,很多人相信,他们的运营手续一直在保值增值状态。而那些高价购得运营手续的后来者,对出租车政策的调整尤为敏感。
马亚群和他所在的宏达公司只是松散的挂靠关系,“也就是每个月交200来块管理费。”
公司有限的手段难以约束司机行为,“如果宏达公司得罪了司机,他们可能带着手续挂靠金鹰公司。”靠公司来加强监管并不现实。
赵英奇把这种乱象归结为制度性困境。“如果变许可经营制为登记核准制,情况可能会变好。”他说。但在维稳高压下,单靠一个市很难出台相关政策调整复杂的利益格局。
专家访谈
出租车行业为何成了难啃的骨头
——— 访南开大学经济研究所教授钟茂初
记者:定州市出租车行业乱象在国内中小城市中颇具代表性。各地的出租车运营手续被炒上天价,黑车猖獗,部分司机叫苦经营困难,要求涨价;另一方面,市民打车困难,享受的服务价高质次,有手续的人自己不经营,想经营的人买不起手续,政府不敢贸然增加运力,深层次的利益格局调整难,其间涉及哪些复杂的利益关系?
钟茂初:出租车运营制度的设计,主要涉及4个方面的利益及相互间的利益关系:既有出租车从业者、有意愿从事出租车业的潜在进入者、出租车消费者、政府(管理成本及出租车业运营状况带来的关联效应)。制度设计必须权衡各方利益,使各方利益大致均衡。出租车运营政策的选择,应兼顾以下方面的利益:出租车运营者的收入水平、消费者享受的服务质量和承受的价格水平、出租车行业的适度竞争和良好的市场秩序。出租车运营制度的设计中,可操作的政策工具主要有:出租车运营牌照的数量、出租车运营牌照的价格、出租车的消费价格、进入出租车行业的运营者资格。
记者:出租车行业出现今天这种局面的根源在哪里?
钟茂初:出租车当前运营状况中,出现各种问题的主要根源在于:行业形成以来,缺乏制度性的常态调整机制,矛盾长期累积而导致积重难返。最大的问题在于,实质性地形成了超高的出租车运营牌照“市场价格”,动辄50万元以上,这就导致了出租车运营者退出成本巨大、进入门槛畸高,也就必然导致既有出租车从业者利益格局固化的结果,进而导致政府管理部门被其所“绑架”,超高的牌照价格必然转嫁给消费者来承担,由此也就必然形成“黑车”的需求(既有消费者的需求、也有管理部门某种程度的默许),整个出租车市场秩序也就形成一种非良性的循环。所以,制定出透明的、长效的、常态性的调整、兼顾各方利益的制度规则是治本之策,切忌临时性的、突袭性的、头痛医头式的政策调整。而有效降低出租车运营牌照的“价格”是当务之急,但是要选择可行有效的方式方法。
记者:针对国内出租车行业乱象,人们提出了很多建议,有的建议学习香港经验,有的建议借鉴台湾做法,您有何建议?
钟茂初:我的建议主要有五点:(1)在保障既有从业者收益有所增加的前提下,测算出城市合理的出租车数量和合理的消费价格,一步到位地进行调整,以理顺现有的各种利益关系,为今后常态性调整形成基础;(2)制定长效制度,明确各年度新增出租车数量的规则,明确规定:按城市常住人口的增加比例增加出租车数量,使出租车从业者可事先知晓增加出租车数量不会明显影响其收益,且增加数量在预期可承受范围内。切不可长期不增加数量,而缺口累积到一定程度后一次性增加,那样的话,容易受既有从业者的抵制而引发社会影响;(3)制定长效制度,明确出租车消费价格的调整规则。建议明确规定:出租车消费价格每3年定期调整,按照能源价格变化、物价指数、城市职工平均工资水平增长幅度等进行调整;(4)出租车具有一定的公共品性质,政府对于出租车业应给予适当的补贴。可明确规定:非调整年份因能源价格、物价指数等因素导致出租车从业者损益由政府财政给予补偿,但补偿金的发放要依据出租车从业者维护市场秩序的表现(违规行为、被举办、被查处等),以此作为政府部门激励和制约出租车从业者的手段之一;(5)大幅提高新进入者的从业门槛,如,对受让牌照者、新增牌照申请者,要求其具有较长年限的驾龄和较高等级的驾照。新增牌照对具有这一条件的申请者以随机摇号方式产生,不宜以拍卖方式产生,那样容易导致更高的“牌照价格”。受让牌照、新增牌照应明确有效期(如,20年)。既维护有进有出的良性机制,又使既有利益格局不会受到显著影响。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相关文章
    无相关信息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推荐资讯
定州日报社“三定”方案
定州日报社“三定”方
美景如画古韵浓欢天喜地庆国庆
美景如画古韵浓欢天喜
昔日抗洪英雄今天抗癌勇士
昔日抗洪英雄今天抗癌
千里唐河水醉美顺平行
千里唐河水醉美顺平行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定州新闻网版权所有 本站点信息未经允许不得复制或镜像
  • dinzhoudaily.com copyright© 2003 - 2017
  • 新闻热线:0312-2587000 2587691 QQ:460586168 邮箱:460586168@qq.com
  • 冀ICP备14019100号-1 |